在英美文学界描写现代生活的女作家中我比较喜欢三位美国作家。这三位作家的作品,在芬兰图书馆里都能借到,英文和芬兰文的都有。

Danielle Steel

一位是在全世界都很受欢迎,特别是受女性欢迎的美国作家 Danielle Steel. 她的主要作品是以美国的家庭生活为题材的小说,也写儿童文学。作品的消售量已超过五亿八千万本。几乎每部作品都曾出现在纽约时报的畅销书目中。有24部作品上电视电影。她的作品文笔流畅,情节平铺而紧凑,使用语言规范,描写手法细腻,富有道德震撼力。我最近看了她从事写作后的第100部作品(包刮未发表的), 2009年出版的 Matters of the Heart. 我所罗列的她的写作特点与我十多年来间断看过的数本作品一直保持不变。

Joyce Carol Oates

一位是 Joyce Carol Oates. 她的名气在美国之外没有 Steel 响。06年我在女儿家,正好有人送她一本05年出版的Oates的书 The Falls. 我这书虫一看到新书,抓来就先扫描。这一扫描就被深深地吸引住,硬是反客为主,独霸此书,在回芬兰前啃完。回芬后,在图书馆跟踪Oates的书,看了好几本。我认为她的小说在美国现代社会的描写上比Steel 更深入。Oates喜欢用跳跃手法铺展情节,对话中常使用美国现代口语。我总觉得她笔下的美国人的价值观比Steel笔下的美国人更真实。或许因为她的这些写作特点,注定了Oates 的名气在美国国外及不上Steel.

Jodi Picoult

一位是Jodi Picoult. 这是一位上升的写作明星。她的作品以家庭,人际关系和爱为主题,经常涉及到难以解决的伦理道德, 常呈现<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的道德困境,挑战读者的价值观和道德底线。我是在<号角>报上看到一篇介绍2009 年的电影 My Sister’s Keeper. 这是根据 Picoult 2004年出版的 同名小说改变的,我就借了这本书看。

安娜是一位13岁的少女。她的姐姐凯特患急性髓性白血病。她的哥哥和凯特的组织不相容,不能作为凯特的血液捐献者。父母为了救凯特的命,用试管受精生了安娜。开初,用安娜的脐带血缓解了凯特的病情好多年。以后,随着凯特挣扎在缓解和发作的周期中,病情越来越重,对安娜捐献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安娜不能安排自己的生活。姐姐病一重,她就要和姐姐一起上手术台。至安娜13岁那年,凯特出现肾衰竭,需要安娜的一个肾脏才能救命。安娜找了一位律师,上告她的父母,要求有处理自己身体的权利。在整个上诉的过程中,父母,兄姐,安娜自己,律师,法庭派来帮助安娜的guardian ad litem (因为安娜不满18岁),甚至法官都卷入了道德伦理困境。父女情、母女情、姐妹情,理不清、崭不断、进退两难。

凯特明白自己怎么都是活不长的,不愿意再进行一次没有把握的手术,不愿再连累妹妹。最后法庭取消父母对安娜的医疗监护,由律师担任这一职,直至安娜满18岁。安娜出法庭后出了车祸,脑死亡。律师做主,把肾脏给了凯特。但是电影安排了另一个结局。凯特平安地死去,这一家继续走前面的路。我喜欢电影的结局。小说的结局偶然性太强。

以上故事只是一个例子,来说明Picoult 善于把生活中可能出现的困境呈现在读者面前。譬如,她的 Change of Heart, 讲的是一个女孩急需换心脏,一位死刑囚犯愿意捐献心脏。但女孩的母亲发现,该犯就是15年前杀死她丈夫和长女的凶手。要,还是不要,宁可自己的遗腹女死去。该书广泛地讨论了死刑、宗教、人的先入为主特性等方面。又譬如,她的 Handle With Care 讲的是一个家庭有一个患先天性成骨不全症的孩子。这孩子不断骨折,忍受极大痛苦。父母因巨大的医疗费用,入不敷出。母亲想告产科医生没有作好产前诊断,可得赔偿付医疗费。但是这意味着要上法庭,要公开承认,如果事先知道孩子畸形,就不要这孩子。她丈夫不同意。 况且,女儿也会知道,原来你们不要她。再说,那位产科医生是她的好友。不告,女儿不但得不到最好的医疗,以后也没有任何经济保障。小说广泛深入地探讨了医学伦理、个人道德和爱的不同概念。

帘青 2010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