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出了一本畅销书“Purge”是一位32岁芬兰女作家Sofi Oksanen的作品,她的父亲是芬兰人,母亲是爱沙尼亚人,在70年代移居芬兰。这本书2008年在芬兰出版,从芬兰爆到欧洲再走向世界。其英文版在赫尔辛基图书馆成了抢手书。我借到后,撂下其它二本正在看的书,先把这本啃了,因为摆定是不能续借的。

小说的时代背景主要设在爱沙尼亚的二个不同时期:一是第二次大战被德国占领期和成为苏联加盟共和国的四十年代中期至五十年代初期。二是1991、1992爱 沙尼亚独立前后。主要主人公是二个女人,一老一青,却同是权力和专制的牺牲品。她们和在书中出现的其他小人物一样,被强奸、酷刑、流放;经历威胁、告密, 叛变;为生存出卖灵魂,因害怕丧失人格。即使生存下来,也是性格扭曲,都有一本不能见光的账。这不仅是爱沙尼亚的写照,也是在苏联统治下东欧的写照。

故事绝大部分发生在爱沙尼亚一所孤零零位于森林边的乡村小屋,场面很小,甚至有窒息感,我看很难拍成电影。然而作者通过这么一个不变的小场景,却能把横跨50年 的国家和百姓命运的变迁展现出来,着实不易。我不认为作者是第一流的作家,但不可否认,她善讲故事。每章很短,快速地在过去和现在之间穿梭,慢慢地披露出 这些女人的故事,不断制造加深紧张和悬念,最后用一批克格勃的秘密文件解决读者心中还存留或根本没想到但很有回味的问题。不过作者的时间穿梭有点乱,应该 可以组织得好一点。作者没有很形象地描述女人们遭受的摧残,但就那粗粗的线条已经够了,读者完全可以想像领受到她们遭受的残忍和恐怖,以至永久地丧失了做 人的尊严。

下面我介绍一下故事,准备阅读原书者就免看了,否则阅读时就没有紧张和悬念,全然丧失了阅读的乐趣。

阿丽达在书中的第一时期出现时是个少女,她爱上了姐姐的男友,以后的姐夫。姐夫汉斯是位亲德反苏的民族主义者, 德国失败后,他躲在森林里。1945年 姐妹俩假造了汉斯的死讯,把他藏在家中密室里,只有当他们唯一的小女儿晚上睡了,汉斯才从密室里出来。当权者总有些蛛丝马迹怀疑汉斯的死亡,为此姐妹俩, 甚至小女孩都受到难以启齿的酷刑,但是姐妹俩一口咬定汉斯死了。阿丽达是出于对汉斯的一片痴情才保护他。以后为了过一点正常生活,阿丽达嫁给了一个党员干 部,搬出去住了。

阿丽达从丈夫那里得知姐姐和小女孩作为反革命家属要被流放,为了自身的安全,她不能告诉她们,只是催促丈夫,姐姐走了她要搬回去,心中还有丝得意,躲在密室 里的汉斯完全属于她的了。阿丽达搬回老家住以后,为了把汉斯完全控制在自己手里,费了不少心机哄骗他。汉斯只能在白天那位丈夫上班时才能出密室。汉斯很讨 厌阿丽达的控制欲,也看透了她的哄骗,他没人可讲,都记在一个小本里,排除点难受。1952年 秋天,阿丽达设法偷到一本住在塔林的人的护照,贿赂人改了名字,让汉斯记住这个新名字。阿丽达有她的如意算盘。汉斯到塔林后,她提出要到塔林学习教师课 程。因为农村教师奇缺,一定会批准她这位干部太太去学习。她唯一的愿望是在傍晚能和汉斯并肩在塔林公园散步,这已足够弥补她为了保护汉斯经受的屈辱和忍受 没有爱情婚姻的痛苦。然而汉斯也有他的打算。他不会去塔林的,他要摆脱阿丽达的控制,自由地去寻找他的妻子和孩子。他把他的真实想法写在本子里。在离开前 夕,汉斯去森林和朋友告别,中埋伏被打伤,阿丽达发现了汉斯的本子,她把流血过多的汉斯拖回密室,封闭出气口,堵死密室门。

在小说的第二时期1992年时,阿丽达已是一个老太,丈夫已死,女儿嫁到芬兰,孤身住在小屋,不断受到一群年青人的骚扰,狗也给毒死。原来阿丽达为了过‘正常生活’,不仅嫁了个党员干部,也被克格勃招募为告密者,专门监督民族主义者,出卖了不少人,现在爱沙尼亚独立了,受迫害的就要找她麻烦。
突然在一个大雪天凌晨,她发现一个年轻俄国女人倒在她花园里,这女人会说带怪腔的爱沙尼亚话,名叫莎拉。出于好奇,她让莎拉进了屋,心中怀疑她是盗贼派来的 探子。很快她明白了这是个俄国性奴,从黑帮手里逃了出来,‘碰巧’逃到她园子里。她做梦也没想到的是,莎拉是她姐姐和汉斯的外孙女。莎拉和外婆、妈妈住在 俄国远东的海参威。1991年,莎拉被在德国做招待的同学引诱,也去德国做招待。她不知那女同学是在为黑帮找性奴。临行时,外祖母把老家的地址和阿丽达的名字给她,说,德国离爱沙尼亚近,你赚了钱,去看下老家。

莎拉落在一批由俄国前克格勃子女组成的黑帮手里。书中对这批性奴悲惨生活的描述,很有现实意义。趁黑帮带她们去爱沙尼亚卖淫,莎拉逃了出来。书中对这二个性 格扭曲的女人,在一所孤独小屋里的‘斗智’,写得有精神分析的品味。渐渐地,阿丽达觉得莎拉比自己的女儿还亲点。黑帮追到了小屋,阿丽达把莎拉藏进她外公 死在里面的密室。黑帮警告阿丽达,莎拉一定会来找她,因为她是莎拉的姨妈。阿丽达此时才解决莎拉‘碰巧’在她花园的疑团。
阿丽达老了,往事不堪回首,唯一的女儿对她爱理不理,莎拉是她唯一能发点善心的机会。黑帮在房子边的森林里等鱼上钩。她叫了辆出租车到塔林,把莎拉塞进去,叫她设法去芬兰。阿丽达回屋,盘算一把火烧了房子,和汉斯一起火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