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按
偶而发现我在九年前写的一篇见证被转载在中国和海外的许多网站和杂志上。现在我已近66岁,归人到《老年》的行列。从2000年以来又遭遇了无数的病灾。因神的保守,心中没有惧怕,只有盼望。感谢神,依然使用我这个不合格的器皿,让病痛和困难磨炼我,在全人事奉中经历体,魂,灵的成长。现在教会中有一批弟兄姐妹已进入或接近50岁。一个喜乐的人生会在50岁至60岁渡过第二青春。重温这篇见证,与大家共勉。

繆進敏:发生在五十岁以后

  我自幼多病,出生体重不足三斤,在保溫箱中度過在世上的第一个月。這未成熟的出生給我留下了一些生理上的畸形和一個虛弱的体質。十八歲時,正當全國大饥荒时期,我患上了难以治疗的支气管內膜結核。虽結核感染万幸得医治,卻就此遗留下了支气管扩张症和輕度哮喘。好像命運嫌我病得还不夠多,到我自己怀第一胎時,又得了一種罕見的病︰特发性妊娠性黃疸。

  当時,我大学毕业不久,在貴州省一個铁厂的医务室当医生。此时是1970年正值××高潮,上面一声令下,“知识份子成堆的地方要打碎”,医务室便首当其沖,只准留一个知识份子工作,其它知识份子都去当工人。铁厂无轻工作,于是我被发配去做男工做的重体力勞动。當時深度黃疸,天天腹泻,下身常流血,卻得不到絲毫憐憫几乎母子双亡。我的肝脏肿大到肚脐水平。以後十多年肝功能一直不正常,給我留下了持久不断的疲勞感。

  我是在芬兰相信耶穌的。但因总是感到很疲乏,极少參加教會会活动。甚至每周日做一次礼拜對我也是一個負担,因為我下班以后的時間多數是在床上度過的。1992年我有机会在美國田納西州的一個华人教会參加一次礼拜,讲道是用中英双語。這是我第一次听到中文讲道。我的心深深地被讲道的內容打动,這是在听芬語讲道,然後又被翻成破碎的英文時,从未經历到的。從那時起,神給了我一個异象︰在赫尔辛基要有一個华人教会。

  二年後,华人基督徒团契成立,我做了負責人。這對我來說,实在是一件勉為其难的事,甚至有點荒唐--一個老躺在床上閉目养神,动一动就喊吃力的人,竟然除了全天上班外,还要搞什麼教会活动?

  但是在神一切都是可能的。我在团契事奉已有五年多,每一年都感到比前一年精力充沛些。以前認得我的人,再見到我,都不免惊讶我越老、越忙,還越健康。翻看以往日記,我完全地從疲乏中解脫出來,是在1996年夏天。從那個夏天起,上班回來後,我再也不需要躺在床上了。

  只有曾經处于持續疲倦狀态的人才能完全体会我的巨大喜乐,我的丈夫也從独自一人承担全部家务的苦境中解放出來。我開始有精力从事各种业余爱好,生活就此变得丰富多彩,真有重新做人的感觉。我的一个以前看來是不可能的夢想竟然也实現了。在1998年,我成了英國曼徹斯特一個写作学校的学生,從事业余英文写作。我把我的經历写成了英文,不久,一本英国妇女杂志通知我,將於2000年9月发表此文,我竟可以用我的文章向英國人传福音了!

  在耶路撒冷靠近羊門的一個池旁,耶穌对一個病了三十八年的人說︰“起來,拿你的褥子走吧!”我好像就是那個起來走的癱子。我在五十岁后学会骑自行车、游泳和滑雪。在夏天我常先走45分钟的路,再坐地铁去上班。我整个人改变了︰从一个不爱动的人变成了一個充滿活力的人。

  所有认识我的人,都說這是奇跡。我則明明白白地告訴大家,這是“神跡”。

  回首這五十年的生活軌跡,再展望未來,我心中沒有懼怕。也許未來我還會遭受什麼病痛與災難,但我明确地知道應當一無掛慮。因為“ 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里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腓立比書》4:7)

  作者來自上海,現在芬蘭赫爾辛基大學醫學遺傳部工作。